<center id="tKHXxPolC9"></center>
<audio id="MQNVDCWEU"><details id="7HgstSh"><track id="ziklfcs"></track></details></audio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 御撵
    周采女不管是家世还是容貌,在众人中都是拔尖的。她本以为自己将会独占鳌头,可谁曾想来了个洛言书跟她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 周采女孤傲,自持清高,是打从心底不愿和洛言书平起平坐,如今两人总是一齐被人说道,她心中自然不满。

     如今会好言相邀,也不过是因为要给洛言书难堪罢了。

     洛言书记得,彼时的春天没有现在这样湿冷,那些飘着的雨丝反倒带着融融春意。她穿着单薄的衣衫,欢天喜地赴约而去,可到了水榭,可水榭里的人挤得满满当当的。周采女甚至连个位置都没给她留下,洛言书尴尬的站了一会儿,转身便想走了。

     可不知道谁暗地里给她使了绊子,竟推她一把,让她掉落一旁的荷塘。

     这水平时就是拿来做观赏之用,倒不会挖得太深。只是洛言书这掉下去了,身上衣衫有是凉薄,一时曲态毕现,衣衫半敞。

     这真是件要命的事,周采女就是想让洛言书出丑。

     只是她们却都没有想到,平日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圣上,那天下了早朝之后,却不知为何没有立即回到清元殿去,而是拐了个弯,正好路过了她们所在的水榭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挣扎着要爬起来,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只节骨分明的手,头顶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 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 洛言书愣怔,她还未有反应,一双手却横抱过她的腋下,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浑身湿漉漉的,脑袋依偎在他怀里,被胸前那盘龙丝线硌得脸颊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 盘龙……洛言书呆住。

     他再次问道:“你是哪家的姑娘?”

     洛言书僵住,她之前无数次幻想过圣上的音容笑貌,可此时自己躺在他怀里了,明明只需要抬起头看他,就能知道他的全貌,可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,洛言书却不敢了。

     她紧张得结巴,脑袋也好像打了结,之前学的规矩全忘了一干二净,居然回道:“我、我叫洛言书!”

     当洛言书忐忑他会怪罪的时候,李修齐却是“扑哧”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随后……

     李修齐抱着她上了御撵。

     见御撵如见圣上,平时见着了,即使御撵空着,也要行礼,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上来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此时吓成浆糊的脑子才回过神来,只一个劲的往角落里缩着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正襟危坐的李修齐。

     他可真好看。圣上正是风华正茂,而她也正是最好的年龄。

     因她身上的水迹不少都蹭上了李修齐的胸前,洛言书一眼看去,只见他胸口的颜色明显比别的地方要深上一些。

     憋的半晌,洛言书才嚅嗫着说道:“臣妾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李修齐斜着眼瞟向她,只意味不明的嗯了这么一声。

     洛言书硬着头皮,“臣妾、臣妾御前失仪,衣衫不整,有失妇容。”

     李修齐好整以暇,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“臣妾上了御撵,这于理不合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洛言书咬牙道:“臣妾直视圣颜,此为大不敬——

     诶!”

     洛言书停了下来,她瞪大眼睛,不明白不过是一眨眼,自己怎么躺到他怀里去了。李修齐半真半假的笑道:“大不敬你还把眼睛睁的这么大,朕是否要把你的眼睛剜下来?”

     洛言书一个激灵,连忙闭上。

     头顶又是响起了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有些忐忑,她紧张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胸膛不住起伏着。

     她只觉得有片阴影罩过来,随后唇上传来温热的触觉。

     洛言书呆住了,她忘记了李修齐刚才的威胁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洛言书张口,想说些什么,牙关一松,却被人抢了先机,一路长驱直入。牙根软麻无比,洛言书再说不出话来,只能微微仰着头喘息,只是李修齐用手托着她的后脑勺,洛言书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本来在冷水中泡了不少功夫,洛言书觉得全身发冷,但是现在却觉得全身臊热起来,热气熏得她满头满脸,脸颊很快就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 她觉得有些难耐,忍不住嘤咛了一声,本来就软糯的声音顿时更软了。

     李修齐终于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 只是他的手还托着她的脸庞,不轻不重的婆娑着。

     洛言书的脸颊红得发烫,越来越红,越来越烫,最后耳朵连着脖子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。

 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 李修齐笑了笑,随后视线下移,眼中的眸色逐渐深沉。

     洛言书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就看见了自己半敞着的衣襟,桃红色的抹胸露出了半截,和白皙如玉的肌肤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惊呼一声,她下意识伸手要掩住胸前的春光,李修齐却按住了她的手,随后之间一挑,洛言书湿漉漉的衣衫便往两旁滑落。

     洛言书知道,接下去会发生什么,她或许一直都在期待这一刻,却没有想到会来的这样突然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急得快哭出来,到底是****的小姑娘,知道是一回事,亲身经历却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 不过,在李修齐还未来得及将她拆吃入腹的时候,御前的管事太监便喊道:“清元殿到了,恭请皇上下御撵。”

     洛言书小小的松了一口气,她伸手想拍拍胸口,入手的却是一片光裸滑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 李修齐起身,他轻叹一声,吩咐道:“去给朕找一件披风来,要大些的。”

     洛言书是第二天才被送回来的,坐着小轿子,那是只有承了宠的妃子才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 这次洛言书没有去,李修齐却会经过那里,也不知道他这次,还会不会抱上另一个采女,回到他的清元殿去。

     洛言书把手中的梳子拍到梳妆台面上,不再梳着了。

     她偏头对着青灯吩咐道:“我身子实在不舒服,楚卿妹妹不是也没有去么?我也不去好了,倘若周采女问起,你便说我卧榻不起。还有楚卿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 洛言书眼睛一眯,口里却轻柔的说道:“你去帮我问一声,看她的病情如何。”

     看她是不是快要病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