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tKHXxPolC9"></center>
<audio id="MQNVDCWEU"><details id="7HgstSh"><track id="ziklfcs"></track></details></audio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五章 蓝华变身贾诩,灵帝托后事
    张角死后,蓝华知黄巾之事之败只是时间问题,故带着张角妻儿去长安城安身以观天下,哪想走了几日,便被军匪劫住,杀了几个随从,蓝华急智,问其何方兵马,答是董卓之军。

     蓝华便言:“刀下留人,我乃鬼谷谋士,要见董卓,有军机要商。”

     军匪头目李傕道:“我哪知你所讲可是属实?”

     蓝华答:“你将我带到董卓那里,如若不是,你再杀不迟。”

     李傕答道:“也罢,就当一试。”

     蓝华见到董卓,心里坎坷,天下大势,蓝华也知他几分,但指点迷经,蓝华还不甚把握。

     董卓见到蓝华也是以礼相待,董卓谋士不过两人,路上刚死一人,倒也缺人,刚被黄巾击败,心中也是气叉。

     董卓言:“先生有何谋教我?”

     蓝华讲道:“我观将军之貌甚伟,假以时日便位及人臣!”

     董卓笑言:“先生可是笑我,我击黄巾败之,不出几日朝廷便会将我贬职,治罪,我心甚烦!”

     蓝华心想,这跟历史上有些不同呀,蓝华也不知董卓如何进京的,只作安慰语道:“无妨,我观天下各地皆在叛乱,将军总有用武之地,只需打赢几场,便可立功封赏之。”

     董卓皱眉,蓝华心想,是得讲一些远景之类的话才行,否则自己性命难保,董卓尊重自己,是希望自己能给他出谋划策,让他升官发财,如果自己办不到,或者说服不了自己有用价值,脱身都难,不定董卓直接将自己拉出去砍了。

     蓝华思索片刻,又道:“叛乱四起,将军被贬到哪里皆有机会,暂且离开这是非之地,待在边关打胜几仗,朝廷必重视之,董家乃太后之戚,不出几年,若朝廷有故,必先依赖将军,调将军回朝,到时便可有所为也。”

     蓝华此言乃老谋持国之策,座在一旁冷观李儒,深以为然,然后看着董卓讲道:“此策甚善。”

     李儒心想,“此人必会打仗,到时边关没乱,也给他整点乱子来,打赢几仗倒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 董卓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,“你可愿为谋士。”

     蓝华心想,“董卓是一个大大的坏蛋,恶人,跟着他混,会成为众矢之地,但不跟着他,性命不保,连张角妻儿也不能保全,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 蓝华转念一想:“也罢,跟着董卓,就算自己是个乌龟王八,缩起脖子,夹紧尾巴做人,就当回乌龟王八蛋,反正董卓死了,自己再想办法找个依靠。”

     董卓问道:“不知先生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 蓝华正在想事,心不在焉,董卓突然问他,蓝华脱口而出,“甲鱼!”

     董卓道:“贾诩,此名甚好!”

     蓝华惊核,自己就是三国里的贾诩,自己从南华仙人转身又成了贾诩,蓝华惊座在地。

     董卓问道:“何事惊慌!”

     蓝华答,“无事,只是有些肚饿,两腿无力。”

     董卓望着守卫,讲道:“来人,备酒席,我与先生同饮几杯。”

     蓝华问道,“我妻儿,如何安置!”

     董卓叫来守卫,吩咐守卫,善待贾诩随从和亲人。

     蓝华哪知跟着董卓,一跟就是八年,董卓被贬至凉州陇西,蓝华一路跟随,逃又逃不掉,逃出去,说不定又遇到兵匪,山贼,自己又没武力,也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 公元184年冬,羌族北宫伯玉叛乱(至于是不是李儒的推动之下,不得而知),董卓在蓝华的策略下打了几场胜仗,平息了战乱。

     次年边章和韩遂叛乱,董卓被升破虏将军,和司空张温,黄甫嵩,太原屯兵十万,不出三载又平息叛乱。

     董卓在蓝华的谋略下,平息了几场战乱,居功至伟,不过蓝华也不抢功,出谋之前皆和李儒相商,李儒再告之董卓,自己偶尔会和董卓的将领进行交流一二。

     董卓要升蓝华官职,蓝华不愿受之,只言做个出谋的郎将即可,李儒其实不会打仗的,如果会打仗,董卓就不会连杂牌的黄巾军都打不赢了,在凉州,并州的几场胜仗皆是蓝华之功,蓝华一直奉行甲鱼策略,他也想早点回京城,边关太冷,蓝华一点过不习惯。

     董卓此人是个暴君,蓝华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去改变他的习性,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有时看不过去了就去说两句,不过也是话到而止,从不多讲。

     一晃五年,蓝华已三十有一,胡须长出,蓝华知有了名字,便会融于此世,自己容貌也会慢慢沧老,蓝华不知贾诩其行,但知贾诩甚是出名,为人低调,倒也符合自己性情,只知跟着曹操一路瞎混,助他出谋划策,最后荣华善终,蓝华叹道:“人生不过如此,一切皆由命,半点不由人。”

     蓝华已有两个身份,南华仙人和贾诩,南华仙人记载甚少,贾诩其人记载也不多,蓝华虽然叹命运身不由已,但他认为命运是有转折点的,只待机会一来,便逆天改命,自己也希望在这世上有一番作为,治国平天下,甚至想过把皇帝瘾,假如天时,地利,人和都齐活的话,蓝华希望可以像曹操一样,挟天子令诸候,扫平四方,蓝华希望在有生之年重建这个国家,实施自己的政治理想,让百姓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 话分两头,公元189年正月,灵帝病倒,油尽灯枯,张让,蹇硕跪在床前,灵帝有话对他二人言。

     灵帝进食不得,只以人参吊之,瘦如干镐,说话气力不足,灵帝自感时日不多,今日精神尚好,想说话,便召来张让,蹇硕床前听旨。

     灵帝讲道:“张让,你跟数十载,犹如我父,蹇硕陪我数十载,犹如我兄,我若魂归,尔等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张让泣道:“皇上定能逢凶化吉!”

     蹇硕抽泣道:“皇上若去,我等随皇上去。”

     灵帝叹气:“我有二子,尔等需待如亲子,我若去,权臣视尔等为眼中钉,除而后快,你们也早做防备,好宦难得,臣子大把!”

     张让答:“若皇上归去,何进大将军,将会拿我等,我等死路一条,我等倒也愿追随皇上,但皇上托付,我等拼了老命也不得让权臣拿了刘家江山。”

     灵帝答:“尔等片刻后出去,请来皇后和我两儿,我自有话与她言之,保尔等倒是无虞。”

     张让道:“皇上休息,我等现在去请皇后!”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我还有话与尔等讲之!”

     张让答:“奴才候着。”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观我一生,也算风光,只奈何我地下见了祖宗,祖宗问我,百姓可否有衣着,可有饭食,我甚无颜。”

     张让道:“皇上乃圣明之君!”

     灵帝苦笑:“我无治世之能,但也自知,比作尧舜,也是心里自卑作粹,我将魂归,再不实话,尔等笑话,生在帝王家,甚无安全,权术不当,导致失衡,我又不喜治理国家,只知纵欲,越发不可收拾,我观次子聪颖,必能治理国家,奈何传统偏见,不得不选大为之,以堵天下士人之嘴,只望我去,尔等如我好教我二子,莫学其父。”

     张让,蹇硕哭道:“皇上!”

     灵帝讲道:“世人皆以为尔等教唆于我,我若有自制之能,尔等如何教得?”

     张让,蹇硕只哭不答,灵帝并不糊涂,能做皇帝,哪个糊涂,只做装傻享乐罢了。

     灵帝又道:“蹇硕,你去叫皇后和我二子过来,我自有话跟他们讲。”

     蹇硕应道:“是,皇上!”便爬了起来,退到门前,打开房门走出。

     一盏茶功夫,何皇后带着二子带来,看着床上灵帝,泪便上涌,虽不喜灵帝性格,但终究是自家男人,见灵帝油尽灯枯,竟伤感垂泪。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可是何皇后到来。”

     何皇后答:“正是臣妾。”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你座我床边来,我有话要讲。”

     何皇后,走近,座在床沿,握着灵帝之手,叫道:“皇上!”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我知时日不多,也算提前安排后事,我若归去,你和张让,蹇硕同心协力带大两儿,莫要起纷争之事,此二人忠于皇家,如若你不保,几人命则休以,你要交待,你兄弟,父亲,一切以大局为重,莫要听人教唆,我皇家势危,定要同心协力。”

     “臣妾晓得,定交待兄弟,以大局为重。”何皇后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灵帝心中宽慰。

     “协儿,过来。”灵帝叫唤。

     刘协走近,“父亲,你要好好休息,不出几日,便可痊愈,我和哥哥还要父亲教我等写字,读经。”

     灵帝握着刘协的手讲道,“为父也甚想如此!”

     刘协道:“父亲安心,母后待我甚好!”

     灵帝心中有愧,王美人死后,灵帝更加堕落,刘协甚象自己,灵帝曾想刘协继之,但知刘协毫无凭障,也终究会害了次子,只能妥协于何皇后,何皇后不待见刘协,灵帝心中了然,刘协心善,从不道苦,灵帝心中甚安。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皇后,我将皇位留给辩儿,你要善待协儿,封他个陈留王,也算了得我一桩心愿,切记,不得为难于他。”

     何皇后讲道:“臣妾遵皇上之意。”

     灵帝道:“我也倦了,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刘辩在旁,一直旁观,也不问候,心里想着,如何去玩,灵帝望了一眼,颇是失望。

     何皇后站起:“皇上休息,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 灵帝闭眼不语,何皇后带上二子,出门回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