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tKHXxPolC9"></center>
<audio id="MQNVDCWEU"><details id="7HgstSh"><track id="ziklfcs"></track></details></audio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三章 曹操访乔玄,许邵月旦评曹操,袁绍
    乔玄七十有三,正月天冷,卧床看书,曹操拜见,他心中欢喜,命家丁引入卧房。

     曹操见乔玄卧床,脸上红光,倒无担忧,拜道:“乔老安好!”

     “每日食得饭一碗,甚好!”乔玄讲道。

     “孟德,座下说话。”乔玄又道。

     曹操座定,开口便问:“灵帝,今日又不上朝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 乔玄道:“宦官之祸矣!”

     曹操也知,但心有余,力不足,心中空荡,便来乔玄府上,寻些安慰。

     乔玄问道:“你观朝廷之势如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答道:“不好言之!”

     乔治道: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 曹操思索片刻讲道:“灵帝卖官,宦官弄权,三公混吃等死之辈,九卿暮气沉沉,正直能吏势轻力薄,国家危矣!”

     乔玄点了点头,问道:“若你做得三公,当能如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一脸尴尬言道:“我也无法!”

     瞬息,曹操又道:“如若灵帝节欲临政,协调政争,启用能吏,力行改革,或有希望!”

     乔玄点头,讲道:“祸在阉党!”

     曹操讲道:“灵帝若想不通透,除了十常待,又生几待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 乔玄道:“此事,不可操之过急,十常待一除,灵帝必能醒目!”

     曹操心想,“灵帝若想不通透,如何除得了十常待!”

     曹操无法答之,只好沉默。

     乔玄问道:“近日,你所忙何事?”

     曹操答:“每日一折,为窦武,陈蕃平反!”

     乔玄道:“若无大事,此事难反!”

     曹操点了点头算是默认!

     乔玄道:“有一人,姓许名邵字子将,每月一评,世人皆以他评为荣,孟德若是无事,可去一评,自有一番造化。”

     曹操道:“反正无聊,但去无妨。”

     曹操和乔玄聊了一柱香时间,乔玄眼困,曹操起身告别,回到府中,袁绍来找,饮酒聊天,曹操问许邵其人,袁绍答,“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 曹操便问,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袁绍答,“你可知他如何评人?”

     曹操摇头,“不知!”

     袁绍道:“三问三答!”

     曹操道:“倒是有趣,他如何问之,你又如何答之?”

     曹操知月旦评乃一张小纸,上有时政之议,识人之语,如有好评者,必声望大涨。

     这其实和后世的报刊无异,时态评论而已,至于三问三答和后世情商测试,性格测试倒有也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 袁绍讲道:“许邵第一问,君主,臣子,百姓,军队,粮食,民信之关系,如何排之。”

     曹操好奇,“你是如何作答?”曹操心中早有计较。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君主,臣子,军队,粮食,百姓,民信依次排之。”

     曹操眉头一皱:“你为何不言,百姓为重,社稷为轻?”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许邵问话之前,要我如实作答,我若虚言,他眼观我面,当能识破,便不评语。”

     曹操言:“你答,倒也符合你性!第二问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 许邵第一问测的袁绍的治国之能,袁绍答的和很多士丈夫差不多,许邵得出一个结论,袁绍是不会治国的,君主排第一,那是儒家思想的君为天的思想,臣为二,那是表明自己的立场,利我主义,至于后几项排序,那是表明袁绍心里根本没有百姓,治国也是个庸才。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许邵第二问,若有两人,一富一穷,他二人皆为好友,一年大旱,穷人颗粒无收,富人找来送米一升,穷人感激流涕,待穷人食完米粮,再去找富人要米过活,富人又给一斗,若你是穷人,作何想法?”

     曹操言:“甚是有趣,你如何答之?”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我言,我为何要向富人讨米,我有双手,自己会挣,许邵又问我,如何去挣?我便答,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 曹操问:“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 袁绍道:“许邵问我,若你是富人当如何?我便答,我送米穷人做甚,许邵又问,他是你好友,如何不接济?我反问,我怎么会有如此穷友?”

     许邵第二问测的是袁绍的处世之法,袁绍答,有手会挣,许邵得出的结论,袁绍就是一个爱面子活受罪的家伙,许邵问如何去挣,袁绍答不知,许邵得出的结论,这个家伙是个好断无谋的家伙。

     至于后面许邵又讲,你若是富人当如何,袁绍道,我是富人怎么会有这等穷朋友呢?

     许邵第二问得到的结论,袁绍这个人只可富交朋友,不可穷交,交不到真心朋友,得不到朋友的帮助,以后如何能成事,寒家士人,有些是有领军治世的本领的,袁绍看不起这些人,注定聚不到优秀的人才,聚人才也只图其表,不图其实。

     曹操笑问:“第三问如何?”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许邵问我,若有一日,逃难一家农户,农户在院磨刀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心有所思,如何应对之。

     袁绍自语道:“我自当去问他,磨刀何事,若是答不如意,便杀之,若是杀鸡待我,我必赏之。”

     曹操问道:“许邵如何言之?”

     袁绍道:“若是他答,刀不快,磨好切菜,你当如何?我答,拿菜我看,我且试试,许邵不语,三问答完,便给我一句评语。”

     许邵第三问是测的袁绍性格,为人,许邵得出来的结论,袁绍没有处世智慧,不会协调矛盾,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 曹操问:“评语是何?”

     袁绍答:“许邵言我不着华衣羽服,入不了郡县!”

     曹操笑而不答,心想许邵评人,倒也有几分能耐,几日之后,备上厚礼,当去一评。

     袁绍又言:“许邵不过尔尔,我袁本初就算着个平服,哪里也去得。”

     曹操心想,“许邵言你是好面之人,且将身份看得极重,专断而无谋,此乃类比之语,你却不知。”

     曹操讲道:“本初莫要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 袁绍讲道:“腐儒而以,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 曹操端起酒杯和袁绍对饮,又聊了半个时辰闲话,袁绍起身回府,曹操无事,拿起兵书看了片刻,只待眼倦便去休息。

     几日后,曹操备上厚礼,去见许邵,许邵见他同样三问三答。

     第一问,曹操答,“民信为先,百姓,粮食,君主,军队,臣子,依次排之。”

     曹操的第一答,许邵甚为满意,君无信不立,以民为本,精通治国之法。

     许邵点头,发起二问。

     曹操又答,“我若穷人,便留做种子,来年还之,我若富人,当助他摆脱困境。”

     曹操的第二答,许邵也深以为然,曹操有谋有断,不重英雄出身,能聚力,大事可成矣。

     许邵点头,发起三问。

     曹操答道:“杀之”

     许邵便问,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的最后一个问题,许邵不满意了,人家磨个刀,你都没有搞清楚为何磨刀,就去把磨刀之人杀了,许邵不解便问曹操。

     曹操便答,“我来逃难,为何磨刀,平时为何不磨,定是想拿我人头报官领奖。”

     许邵见曹操如此作答,心里就有了计较,曹操这个人多疑,有点自以为是,搞不好以后会滥杀,许邵又不甘心,又出一问,任何士人来评,许邵只三问,他认为曹操可能是多重人格,搞不好就会评误了,所以决定多问一题。

     许邵不语,发起第四问,曹操好奇,世人皆言许邵三问而止,今日来评,许邵四问倒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 许邵问道,“若是百姓揭杆,天下分裂,诸候并立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言,“我必号召天下英雄剿之,讨之。”

     许邵又问,“若天下平定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言,“若是汉家王朝,我必为臣,若是逆贼称帝,我必战之。”

     许邵不语,讲道:“我评不了你,你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 许邵心想,改朝换代是很正常的事情,若新帝善政,善待百姓,天下太平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吗,你若不止戈,战火不断,百姓又如何太平?这不好评,说他是能臣不准,说他奸臣他又有能臣之姿,故不给评语。

     曹操道:“你若不评我,我便天天来吵你,让你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 许邵思考片刻,给出评语: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。”

     曹操笑道,“甚准。”

     曹操走后,许靖来问,许邵言曹操:“此人多疑,变化无常,以后怕是滥杀,但也算得一个英雄人物!”,许邵,许靖至曹操走后,便不在写月旦评。

     总观曹操此人,后世来讲,是多重性格,艾斯伯格症候群,智力高类型的天才,晚年曹操经常头痛也是因为这种原因,曹操好色,房事过多,导致肾虚,神经紊乱,晚年就得了精神分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