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tKHXxPolC9"></center>
<audio id="MQNVDCWEU"><details id="7HgstSh"><track id="ziklfcs"></track></details></audio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张角得九节杖,下山传道
    于吉去厨房提来一壶热水,找来四个茶杯和一把茶叶,分别在每个杯子里放了一点,然后开始倒水,倒了大半杯后,将茶壶放在地上,站在于顺旁边。

     “于吉你回厢房读经去,为师有话和这几位客人聊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

     于吉走后,于顺开始讲道:“来喝茶。”说完于顺自顾端起茶水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喝了一口,放下,观察几人反应。

     蓝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味道还行,不是很苦,“这是枣叶?”

     “正是,晒干,即可泡饮。”

     张角,张宝,端起来喝了一口,觉得味道不错,又补了两口,然后放下茶杯,看着蓝华。

     蓝华开始讲话:“于顺道长,在此居住了多久?可曾下山?”

     于顺答道:“我经常云游四方。”

     “可认识一个叫左慈的道人。”蓝华直接问道,历史上左慈的名气比较大。

     “有一些交情,他托我一件事情。”于顺讲道。

     “哦?”蓝华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“有一头绑方巾的人若来我山上,就将一物转交给他。”于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怎知左慈说的就是我?”蓝华好奇心更甚。

     “我看不透你,你不在这三界之中。”于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接着又讲道:“你和左慈一样,我看不透,看不透的我也懒得去想。”

     张角,张宝在旁,蓝华不便去问,蓝华很想问,你是神仙吗?

     “你可精通奇门遁甲之术,可通鬼神,可知未来?”蓝华问道。

     于顺摇了摇头,“不知,我通周易,知命理,观人貌知其性,洞其眼知其心,或许左慈知,但他每次与我聊天,只讲半句,只道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 “他有和你讲过些什么?”蓝华追问。

     “他本一凡人,某晚外出,天空一道光,速度极快,一盘状飞物停在不远处,下来几个怪人,将他带走,他醒来,发现自己脑中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画面,并有一些无法解释的能力,并获得宝物两件。”

     蓝华大吃一惊,这显然是外星人绑架了左慈,至于对左慈做了什么就很难知晓了,外星人在这个时代是解释不了的,有些直接当他们神仙和妖怪,并不像后世科学那么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 自己的到来,肯定也在左慈的大脑里出现过,乔治越想越离奇,左慈所授之物难道是穿越时空的机器?

     “可否将左慈授予之物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先等候片刻。”说完于顺起身,回到自己的厢房。

     于顺道长拿了一根2米长的金属棍过来,总共九节,棍顶上面镶着一个能量晶体。

     蓝华想起一个词,“九节权杖”

     天顺递给蓝华,“你知这物的名字?”

     蓝华点了点头,历史有记载此物,张角施法求雨的时候就拿着这跟权杖,这难道是外星人的科技,天气控制器吗?

     蓝华心里坎特,拿到手里研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张角,张宝更是相信蓝华的本事,这等仙物做法精湛,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威力。

     蓝华在权杖上发现了一个开关,站了起来,按开,然后对面天空,一道光电直冲云宵,光电过后,天上乌云滚滚,几息之后,暴雨倾盆。

     蓝华,张角,张宝,于顺,躲的及时,没有淋湿,雨只下此山,其他地方,皆无雨落。

     蓝华感叹神奇,心道:“张角定是得此物,呼风唤雨,被奉为神明。”

     雨下了一柱香,还不见停,蓝华三人座在道观大堂和于顺聊天。

     “我三人创立一教名太平教,为解救天下苍生于水火,道长可有兴趣加入?”蓝华讲道。

     “世间事,世人了,我一道士,就不凑那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道长常云游四方,不是皆在为治人活命吗?那且是小道,我立之太平大道,救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可否单独谈话。”于顺看了张角,张宝一眼。

     蓝华点头,“你们先退下,我有话和道长谈。”

     张角,张宝站起,站出门外,站在屋檐之下。

     “世人之命运,皆已注定,因果轮回,报应不爽,你何必自寻烦恼,逆势改命?”于顺讲道。

 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“我观张角有内疾,不出数载,必会要折,他心性纯善,优柔不断,如何成得了大事,我观其弟有勇无谋,匹夫之勇,张角一去,独木难支,至于你,我看也是局中一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 蓝华心里一惊,于顺观命理而知未来,地仙之名实至如归,但蓝华知势,知未来,有谋,有跨越上千年的知识积累,蓝华不相信在这时代,不能有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 “我知天下英雄,破局并不困难,只需投中一角,必产生蝴蝶振翅之威,局中之势,当满盘皆活!”

     蓝华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,张角只是开局,至于后几局,我知道你会将那些棋子摆在哪里,我自然就会有先手优势,再不济,我吃掉你几个棋子,这盘棋就会被我所控。

     “老夫老矣,再无心性,也无入世之欲,你且有空上这山上找我喝两杯茶水,谈谈奇闻,老道愿意奉陪。”

     “也罢,即然你执意如此,我也不便为难于你,我正想在这观中几年,陪你一起过过逍遥快活的时日。”

     “老道这里生活甚苦,你过得习惯?我见你还是下山去,你必有一番造化,即使你成为不了一方诸候,一生荣华无忧,终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 蓝华扯下头巾,“待我长发长出,我自下山,张角已得我所传,棋局已开,顺势而行,待我跟老道学得二年,再去和天下英雄争他一争。”

     “也罢,即然你我有缘,你就留在此观,和我谈天论地,老道也不甚寂寞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有很多疑惑,请叫道长。”蓝华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 “化符救人,是何法术?”蓝华问道。

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法术,只是世人皆不愿意治病,我先捏一药丸,放在水中化去,然装模作样,烧一纸符,世人皆信神明,不得以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 蓝华点了点头,他也教了张角,把板蓝板磨成粉状,放在水可清热解毒。

     “道长,左慈的另一个宝物可否见过?”

     “见过,那宝物着是了得,名乾坤袋,袋里总有拿不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“哈哈!”蓝华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你知是何物?”

     蓝华猜测是外星的人空间存储器,只道:“空间之宝,确实了得,天机不可泄露!”

     于顺老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蓝华叫来张角,张宝,吩咐两人下山创教,两年后再来接他下山,蓝华赐给张角九节权杖,下山后去巨鹿求雨,以解旱情,待收到信徒后再去各郡广播教义。

     “师尊,弟子只跟了三日,学艺未精,怕力有不足。”张角言道。

     蓝华想了想:“我在此观,半年有余再著一书,书成教于吉下山送给你,书名我已想好,取名为太平清领道,以注解为师二日前所讲太平经之大道。”

     张角,张宝拜别蓝华,遵蓝华之意下山回巨鹿求雨,开始了他们漫长的创教之路,此时正是汉灵帝建宁元年,公元168年。

     下山后,张角求雨成功,被奉为神明,张角自称大贤良师,认张良为祖,开始创立太平教,广收信徒,大量制作板蓝根药符以称救世神符,开始了他漫长创教之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