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tKHXxPolC9"></center>
<audio id="MQNVDCWEU"><details id="7HgstSh"><track id="ziklfcs"></track></details></audio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曹操扮父装病骗司徒,乔玄好评
    注解三公:太尉(管军事),司空(管监察),司徒(管民政),这是当时最大的三个官,大将军:战时而设,贵戚任命(高于太尉),大司农(管农业财政)

     曹操是大司农(农业部部长)曹嵩之子,曹操之父曹嵩本姓夏候,后过继大太监曹腾为养子,改成曹姓。

     公元170年,曹操年方16,正值叛逆年少。

     曹宅后院,有三童正耍把式,曹操侧座石凳,一脚踩凳,一脚踏地,嘴里啃着一青色大枣,眼观场中三人。

     曹操一身灰衫长袍,头盘扎发,黑肤面黄,面有少须,曹操此人顶额突出,下额尖翘,身高六尺不足(1.6米左右),身材矮小,甚是不美。

     场中站着一人,年方17,七尺有余,一身灰白长袍,面有少须,面目清秀,此人姓袁名绍,父亲袁成死得早,过继给司空袁逢当养子。

     袁绍正在场中指挥三个黄口小儿耍武,其中一黄口小儿,力大无穷,正在举石,此小儿复姓夏候单名一个惇,乃曹操堂弟,今年9岁,

     还有一文弱小儿,呵哈不停,双膀前后出拳,此小儿姓许名攸,乃袁家许先生之子,袁绍跟班。

     另有一人黄口小儿,拿着一根棍棒东敲西打,玩的不意乐乎,此小儿姓袁名术,袁绍之弟。

     几息过后,袁绍走了过来,将曹操凳上之脚一拉,座在旁边,“阿瞒,可还有大枣。”

     阿瞒是曹操小名,因几年前装作中风,骗得其叔,被人取做阿瞒,曹操并不应答,将大枣换置左手,右手伸进衣袍,掏出一颗递给袁绍。

     袁绍接住在袍上擦拭两下,张口便咬,待咀嚼两口,便吐了出来,“这枣里放了何物,怎如此酸味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置于醋坛放过两日,味道如何。”曹操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如此酸味,你如何下得了口?”袁绍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为你准备之物!”曹操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 袁绍被曹操捉弄,甚为不爽,但见玩笑,不便发作,心想寻思机会反戏曹操。

     袁绍眼睛转动,计上心头,“阿瞒你为何不喜读书,你家先生可知你又在耍戏?”

     “谁言我不喜读书!”说完从袍中掏出一本孙子兵法,在袁绍眼前晃动,然后又揣进怀中。

     “此杂书何来?”袁绍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“我父书房偷得,不得声张,若被我父知道,我又得挨训。”阿瞒细声盯嘱。

     袁绍面露喜色,心道:“我总算抓住你小尾巴了,我去你父之处,告你一状,有你好受。”

     袁绍抬头看曹操脸色,见他脸上露讥,袁绍心中一颤,“阿瞒素来狡诈,莫是诓我去告,此书若是其父赠予给他,阿瞒又见我笑话,此事暂放一边。”

     袁绍无计可施,眼观院中前后,几息过后,袁绍见一中年走过,袁绍知是司徒乔玄,便讲道:“阿瞒,你看,你背,先生来唤你读书。”

     曹操抬头看袁绍脸色,知他又在诓语,心中不惊,反问,“我一人读诗,甚是无聊,你若陪我,那便有趣!”

     袁绍不喜读诗,见曹操并不上当,便又问道:“你猜身后数米所为何人?”

     “乔玄,乔司徒,是也?”曹操是答道。

     袁绍一惊,“莫非你脑后有眼?”

     “非也,司徒走路,无声无息,常待此刻,来找我父,我一猜便知,如是他人便有不同。”曹操答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知他找你父亲所谓何事?”袁绍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 袁绍无趣,心又不甘,灵光一现,计上心头,“座此甚是无聊,要不我们戏耍他一番?”

     袁绍挖坑给曹操,他知曹操性子,不愿服输,胆大包天,若其父得知,定要训责一番,袁绍旁观,不定能找回点成就之感。

     曹操眼珠一转,他知袁绍逗他,也不计较,少年心性,好强斗胜。

     “善,你侧耳过来。”曹操想到一计。

     袁绍看了一眼曹操,他怕曹操诈他,却又好奇,侧耳过去。

     曹操讲道,如此这般,这般,听得袁绍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两人想得诡计,顿觉刺激,袁绍站起,走进前院客房,乔玄正在饮茶等待曹嵩接见,袁绍走过,停在乔玄旁边。

     “司徒可是要见大司农!”袁绍问道。

     乔玄抬头看是袁逢庶子袁绍,便答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司农叫我带你去见他,大司农身体偶感不适,不在书房待客,见他需在其卧房之中。”袁绍讲道。

     乔玄站起,问道:“大司农生病,我怎不知。”

     “病来如山,病去抽丝!”袁绍答道。

     “也罢,你带我去看望大司农。”乔玄催促道。

     袁绍知计得惩,心中大喜,袁绍带路,乔玄在后,向曹嵩卧房走去,袁绍推门,进入卧房,乔玄跟入,乔玄见一人躺在床上,头搭湿巾,蚊帐遮知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 “大司农身体可好?”乔玄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司徒来了,快快请座,只是今日偶感风寒,不便起身见你!”曹操哑着声音学其父说话,哪知曹操一少年声音,装的不过三分像罢了。

     乔玄见床上之人声音不同曹嵩,皱着眉头问道:“大司农,声音为何如此奇怪。”

     曹操咳嗽两声,“只因伤寒坏了嗓子,说话走调,司徒不必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 乔玄点了点头,“可看过医师?”

     “看过,不出几日,应该无恙,司徒座着说话。”曹操哑着嗓子讲道。

     “袁侄儿,快搬凳子给司徒座下!”曹操继续讲道。

     袁绍气急,曹操占他便宜,正要发火,曹操又言:“袁家侄儿,搬好凳子,你且出去,我和司徒有话要讲,你找我儿曹操去耍,他今日必有故事与你讲。”曹操暗示袁绍一边去呆着去,待到套得乔玄之话,再讲给你听。

     袁绍气消大半,搬好凳子,“司徒请座!”

     乔玄座好,袁绍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,然后带上门。

     门关好后,曹操又问:“司徒,今日来找我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乔玄叹气,“天下大旱,灵帝久不上朝,外戚干政,内宦把持朝政,百姓水深火热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 曹操火上心头嚷道:“阉党奸贼当诛之!”

     乔玄大骇,“太尉,莫要心火上头,此事从长计意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有一计,不知司徒愿听否?”曹操讲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司农不妨讲来,如若行得,我自当身先士卒。”乔玄应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等挑拔外戚与那内宦矛盾,待他们水火不容,我等再添把助力,即可将阉党奸贼一网打尽。”曹操讲道。

     “此计甚善!”乔玄摸着胡须讲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眼倦,不便起身送司徒!”曹操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司农好生休息,乔玄先行告退!”乔玄说完站起,合手礼拜。

     曹操摆手,已示告别。

     乔玄走出曹嵩卧房,带上房门,关门转身,撞上曹嵩,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 曹嵩脸上十分精彩,“司徒进我卧房做甚?”

     乔玄反应过来,“大司农不是伤寒,在房中休息吗?”

     曹嵩也是疑惑,细细一想,便知曹操假扮,推门而入,曹操正在整衣,哪知乔玄又返,身旁还多了一人,看到此人,曹操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 “父亲,怎地来了!”曹操脸上精彩,他知被当场逮住,必少不了一番训斥。

     “我怎地来不得了?”曹嵩反问。

     “来得,来得!”曹操应道。

     “你在我卧房做甚?”曹嵩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呃,呃!”曹操支支吾吾,瞟了一眼乔玄。

     乔玄已知曹操假扮曹嵩骗他说话,乔玄早闻曹嵩之子素来顽劣,想不到今日一见果不虚传,乔玄不以为忤,曹操见识更甚其父,将来必有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 乔玄叹道:“天下乱于阉党,我观其子,有命世之才也,必能治国安邦。”

     “谢乔司徒吉言。”曹操知是夸他,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 “我儿顽劣,司徒不怪,非常人所及!”曹嵩看着乔玄讲道。

     乔玄摇了摇头,“并非我大肚,大司农之子,谋略过人,我受益菲浅。”

     曹嵩见乔玄夸自己儿子,心中也是欢喜,态度转变,看着曹操说道:“孟德,你自下去,我和司徒有话要讲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父亲!”曹操说完就快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 他想去找袁绍算帐,曹嵩是袁绍叫来了,袁绍见乔玄出来,就把曹嵩叫了过来,堵曹操。

     哪知曹操一番话,让乔玄看中,曹嵩在同僚面前赚够了面子,又怎会训责曹操,不过曹操就很不爽了,被袁绍摆了一道,曹操是有仇必报的人,他也想到一计,回报袁绍。